欢迎来到全球资讯网!
全球资讯 > 娱乐 > 马天宇戚薇合作的新剧,来头不小

马天宇戚薇合作的新剧,来头不小

时间:2018-08-14 11:29 来源:全球资讯网 作者:全球资讯网 浏览量:253

《真实的人类》是一部英美混血剧。英方是英国电视4台(Channel 4),出品过《IT狂人》《皮囊》《同志亦凡人》等经典剧集。《IT狂人》中的凯瑟琳·帕金森(右)这次扮演母亲洛拉美方则是AMC电视台,旗下的《绝命毒师》《广告狂人》《行尸走肉》等等,大家都知道。《绝命毒师》十年前开播这两家电视台强强联手,品质还是有保证的。豆瓣评分一路走高在这一脉相承的故事里,呈现了一个人工智能非常发达的社会。上亿个被称为“合成人”的机器人遍布世界各地,宗旨只有一个,那就是为人类服务。这些机器人与人类的模样并无二致。若非它们还有一些略显僵硬的小动作,并且安装了散发绿光的瞳孔,恐怕很难区分得开。但尽管它们有着与人类极其相近的皮囊,情感思维上的空白,彻底否定了他们平起平坐的可能。说到底,它们只是有着海量的知识与记忆储备、只能顺应程序行动的机器罢了。与此同时,它们还要遵循阿西莫夫定律,即机器人三定律。这就强制了机器人不得伤害人类,或者,因不作为而使得人类受伤害。

前些天说是马天宇和戚薇要合演《完美芯机人》——这剧名小万要先点个赞。不过你们知道这部剧是改编自《真实的人类》吗?不熟悉也不奇怪,毕竟近年名声最响的机器人题材剧集,还是《西部世界》。对此,小万也曾强烈推荐过→开播9.4分,《西部世界》果然没白等在如此强烈的光芒映衬下,更早开播并已播完三季的《真实的人类》反倒像是一部冷门作品。但其实在深度上,它完全不输《西部世界》。小万今天就要给这部稍冷的剧集加加热。注:剧透范畴只在第一季前三集。

安全性得到保障后,它们成为随处可见的存在。霍金斯一家也买了一个合成人回来料理家政,并给它取名安妮塔。父亲乔、儿子托比和小女儿索菲都感到欣悦,但母亲洛拉、大女儿玛蒂则比较反感。这个家庭非常典型,五口人能够大致代表整个社会对于机器人的态度分歧。由此,许多关乎人性的伦理、社会问题都有了探讨的高度与深度。对最广大的人群来说,这些机器人是好用的。一家之主乔正好是其中的代表。女主人对家庭生活时常流露出厌倦情绪,甚至试图通过延长工作来逃避。那在女主人经常缺席的传统家庭里,繁琐的家务料理让他疲于奔命。而安妮塔的到来,完美解决了这个问题。就像是电视辩论所说的那样,合成人投入应用,正好可以解放人类。因为我们人类自己把自己当作机器使用了很久,尤其是在脏乱差的环境里,以侵害健康的方式从事生产。而现在,是时候让人类的思想、身体,全都解脱开来。也就是说,把机器“人类化”,就能避免人类“机器化”,使人类活得更有人性。这一个论说,不再根植于劳动创作价值的理念,于是也否定了辛勤工作与实现自我价值之间的对应。空闲带来人性解放还是人性堕落,这都会是剧集能够持续探讨的命题。当生活越来越便利,服务型机器人的批量生产算得上便利最大化的一种体现。

而当机器人的服务属性被强化,解决的不止是简单机械的劳作。像是处在青春期的托比,就对女性身体产生了强烈的好奇与渴望。于是当他面对安妮塔完美的身躯,就希望能作一番探索。不过,当他被告诫这些举动都是要被汇报给主人,也就是他父亲的时候,他只能羞愧地停止。但其实,乔在安妮塔的说明书中,已经发现了十八禁的功用,只是没有开发利用罢了。哪怕在安妮塔需要除下衣服检查损毁情况时,他也没有越界。但当他第一次看到对方毫无遮掩的身体,心里还是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感觉,仿佛对方也是人了。不过话说回来,既然合成人能够从事复杂的家政工作,从事色情行业也并非什么难事。所以在剧中,观众能够看到由合成人组成的相关从业者。从社会、卫生的角度上来说,确实少了压迫与风险。但在伦理与心理上,则有许多新焦点。

剧集中,具有思维与情感的高级合成人妮斯卡被放到妓院,这就形成了一种奴役的紧张关系。毕竟,她与人类的距离,已经很小了。妮斯卡刻意保留了疼痛的知觉,默默记下了人类造成的创伤。等到一个具有娈童心理的人出现,感到极其反感的她开始了反抗。这条反抗支线,变得越来越有趣。毕竟,反抗的主体本不应该具备反抗的能力与愿望。只是因为有了自我意识,当自认更“优越”的人类犯下罪恶,才决定不再忍气吞声。这就成为剧集又一个辩证的发散点。至于小女孩索菲,对于合成人可能具有的残酷思想与行为,是毫无知觉的。可是对于本真的爱与关怀,她有着最单纯的判断。她对安妮塔的喜欢,就是发自内心的。因为这个长相柔和的“女人”,在第一天就征服了她的心。之后,安妮塔不仅照顾好她的起居,还耐心地给她讲睡前故事,这连母亲洛拉也未必有耐性去做。这也难怪身为人妻人母的洛拉感到自己在家里的地位受到了威胁。她本就不乐意看到合成人在家中的出现,如今更反感合成人一步步赢得了家人的欢心。家人之间的的亲密关系,自从人类出现后就已自然而然地存在。当非生命体能够取而代之,挑战的就不是一对母女的关系了。血缘关系被进一步削弱,就会以家庭为单位,逐步辐射到整个社会架构上。当情感产生异化,人的属性会产生异样,人也就可能越来越不是人了。

因此,始终觉得机器人与人类之间存在明显等级与界限的大女儿玛蒂,对安妮塔同样是警惕的。而且她对电脑颇有研究,对机器人更是抱有强烈的戒备心。在这个社会,试图篡改机器人的代码是违法行为。可她还是尝试过对学校的机器人下手,只是尚未得手。但其实在外头,存在着专门靠修改机器人信息而获取盈利的地下群体。他们的存在,激发了机器人潜在的威胁。既然一切只关乎程序,那就一定有改写的可能。而人类,说不定会有被机器人集体反攻的一天。那么,又该如何保障人类安全的局面?洛拉从安妮塔的一些不寻常的举动中,就看到了这种潜在的威胁。当不该拥有所谓情感、意识的机器突然呈现出进化的状态,是很惊悚的。这吻合了1969年就被提出的“恐怖谷理论”——当机器人和人类的相似度超过了一定程度,人类就会对机器人表现得极度厌恶和警觉。如今《真实的人类》已经有了三季的篇幅,在许多人性问题上都有了更深入的论辩。往往在这些时候,由人类生产的越来越相似的机器人,就是极好的载体。当年以《机器管家》(1999)为代表的经典,找到了对人性与自由的颂扬。而《黑镜》《西部世界》等作品,则极力开发了人性之恶如何蔓延到机器人身上。《真实的人类》更像是提供了一个论辩场,各种观点的交锋,都有鞭辟入里的呈现。感兴趣的,不容错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