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全球资讯网!
全球资讯 > 今日要闻> 国内 > 探索创新型人民军队建设规律

探索创新型人民军队建设规律

时间:2018-08-02 17:12 来源:全球资讯网 作者:全球资讯网 浏览量:246

●新军事变革是一个持续的军事创新过程,信息化军队、智能化军队,本质上都是创新型军队。

一个国家的强盛,不仅取决于它拥有的物质财富的多少,更取决于国家的创新力和维护国家利益的能力;一支军队的强弱,不仅取决于它现有的装备水平和兵员数量,更取决于军事创新能力和这种能力持续发挥的程度。

●创新型军队总是在积极引领军事变革的潮流,而不是待变革的大潮来临时,被动地去适应。党的十九大报告绘制的国家发展宏伟蓝图中,包含着国防和军队建设的发展战略;中华民族在实现伟大复兴的征程上,同时吹响了建设世界一流军队的号角。一流军队有着鲜明的时代特征和丰富的内涵,一流军队首先应当是创新型军队。建设创新型人民军队,是建设世界一流军队的前提,也是建设创新型国家的战略支撑。|||建设创新型人民军队是时代赋予的历史命题|||当今世界,科技革命的浪潮加速推进历史进程,时代以前所未有的迅猛速度向前发展。从科技进步的角度讲,在人类发展史上,早期是一个时代贯穿几十个世纪、十几个世纪,如石器时代、铁器时代。后来是一个时代贯穿几个世纪,如蒸汽机时代。现在是一个世纪呈现出几个时代,如电子时代、互联网时代,都是20世纪出现的。人类进入21世纪不到二十年,有端倪可以看出,到达这个世纪中叶,历史的飞舟从信息时代算,起码还要穿越三个时代——智能时代、光子时代、纳米时代。

一部人类发展史,是由一连串变革周期圈构成的。包括科技变革周期圈、经济变革周期圈、政治变革周期圈、军事变革周期圈、文化变革周期圈、国际战略格局演化周期圈……每一种变革周期圈,都有一个发生、发展、高涨、衰退的过程。不同时代,不同变革周期圈,所经历周期过程的时限长短是不一样的。当多个变革周期圈的发展、高涨阶段呈现重叠状态时,这个时代就必然爆发出无穷的创造力。中国历史上的春秋战国时期,欧洲的文艺复兴时期,都是这样。今天,人类在从信息社会向智能社会转型中,持续发生的新技术革命,新一轮产业革命,新军事变革,经济全球化,国际战略格局向多极化演变……时代正处在多种变革洪流高涨期重叠交汇的历史阶段。

在这样的创新时代,一个国家的强盛,不仅取决于它拥有的物质财富的多少,更取决于国家的创新力和维护国家利益的能力;一支军队的强弱,不仅取决于它现有的装备水平和兵员数量,更取决于军事创新能力和这种能力持续发挥的程度。所谓历史机遇期,最重要的含义是指,当变革的浪潮兴起时,能否顺势而发、乘势而上,勇于适时完成自身的变革,跟上时代步伐。无论国家、军队自身的实际怎样,只有不脱离时代,才能谈不脱离实际。中国从康乾盛世开始,丧失的历史机遇并不是没有抓紧发展经济,而是没有跟上时代步伐,适时向工业社会转型。一个新的国家战略提出了:建设创新型国家。另一个新的军事战略命题也必须提出:建设创新型人民军队。战争面貌日益刷新,军事创新是个常态化话题实际上,新军事变革是一个持续的军事创新过程,信息化军队、智能化军队,本质上都是创新型军队。20世纪80年代以来,高新技术武器装备在军事领域的广泛使用,有力地促进了作战方式、作战样式,乃至作战思想的持续变革。战争面貌的刷新,比我们想象的要快得多。就我们已经看到的如下变化,早已冲击着我们的强军理论刷新。

“三非作战”正走向更新阶段。随着新军事变革的深入发展,非接触、非线式、非对称作战,已经成为基本的作战方式。实施“三非作战”,进攻的箭头不再靠力量的重锤,一次次揳进敌纵深,而是从一开始就进行防区外打击,多维空间作战;战争从“下象棋”转变为“下围棋”。由此,前方和后方的界限趋于模糊,战略、战役和战术行动融为一体;打击重心将从对方的有生力量,转向侦察预警、指挥控制和防空作战系统、国家政治经济目标;以瘫痪对方的整个作战体系,摧毁对方的战争潜力和国家意志,来达成战略目的。随着信息技术、制导技术、新材料技术的不断发展,“三非”作战会逐步走向高级阶段。直至战争发起方不需要向作战地域附近集结力量,在本国领土、军事基地、太空、万物互联网或大洋的某一空间位置,即可实施战略打击。体系对抗使作战“共同体”变为“功能体”。信息化条件下,自主性体系对抗已经成为现代战争的基本特征。发达国家军队在推进新军事变革的过程中,非常重视作战体系建设,在以计算机、通信网络为核心的信息技术的支持下,实现从情报侦察、情报传输、情报处理、辅助决策、信息共享、指挥控制、精确打击与效果评估的一体化。这种具有很强灵活性的一体化,是让军人忘掉机械化时代陆、海、空常规军事力量在编成上的独立性。联合作战由过去“共同体”式的协同作战,变为“功能体”式的一体化自主作战。“功能体”最突出的特征是自同步、自协同,主导作战节奏,在敌方做出反应之前就能行动。

太空从支援空间走向作战空间。“三非”作战的实施、信息化作战“功能体”的建立,都离不开各类天基系统的支持。可以说,没有对太空的有效控制和利用,信息化建设、信息化战争,甚至新军事变革都将无从谈起。太空正在从一般意义上的作战支援空间向现实作战空间转变,成为世界各大国竞相争夺的战略制高点。进入21世纪以来,世界主要国家在大力开发利用太空的同时,将着力增强对太空的争夺和控制能力。有资料显示,美俄正在竞相研制和开发陆基、空基、天基武器,以及空间作战飞行器和空天飞机等空间武器平台。太空作战理论也开始向注重攻防兼备的方向发展,突出强调进攻思想,强调运用各种太空武器系统,同时攻击对方在大气层内外的重要目标。可以预见,21世纪占领太空这个战略制高点,已经成为衡量大国地位的重要标志。认知领域里的对抗日趋激烈。新军事变革的一个突出特征,是认知领域里的革命。战争的目的由以往的“消灭敌人,保存自己”,转变为“控制敌人,使之屈从于我的意志”。正是在这一背景下,西方学者提出“新脑皮层战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