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全球资讯网!
全球资讯 > 今日要闻> 国内> 社会 > 副局长摆宴敛财20万续:抛弃患癌妻子被女儿举报

副局长摆宴敛财20万续:抛弃患癌妻子被女儿举报

时间:2010-03-16 17:47 来源:http://www.allinformation.cn 作者:http://www.allinformation.cn 浏览量:305

 据2010.3.30全球资讯网新闻报道

副局长摆宴敛财20万续:抛弃患癌妻子被女儿举报

女儿哭诉说:“如果他不抛下癌症妈妈,不会有这一天”

  “如果学校建成,家中会起轩然大波。财富对于普通家庭来说是越多越好,但是在我家却绝不是这样。”女儿说
  几天前,论坛一个“郴州永兴财政局副局长摆女儿升学宴敛财20万”的帖子,在网上掀起轩然大波,被全国各大门户网站竞相转载。 本报联合记者调查组赶赴郴州永兴调查。网上曝光的“礼金门”事件很快有了初步结果:礼单确是出自副局长笔迹,涉及金额7万多元。

  但事情远没有结束,网上跟帖中,除了对官员收礼的愤怒,也对如此私密的礼金单如何流出充满好奇和质疑。随后一个自称是唐金麟自叙的回帖中,直指是其妻子曹淑芳报复,目的是独占夫妻共有财产。

  “举报”   一切都是为了救妈妈
  在位于郴州永兴旭芳文化艺术中心幼儿园5楼的家中,曹淑芳拿出帖子里的“四张礼单”,流泪诉说丈夫对她的伤害。 23岁的女儿小结坐在一旁,不时用手机上网查询跟帖网友或怒或疑的评论,间或纠正母亲一些过激的说法。

  这个大学刚毕业的女孩,一年来不断向有关部门控诉父亲争夺自己救母的房产。

  之所以做出这样的举动,小结说是因为她无法理解父亲为什么在母亲身患癌症后,要抛弃母亲?甚至还不顾父女骨肉亲情,和自己争夺救母亲的房产?

  原来曹淑芳身患胃癌。然而,在2008年4月,唐金麟却向法院起诉与曹淑芳离婚,并提出分割登记在小结名下的“旭芳文化艺术中心幼儿园”房产。

  “争端”   幼儿园的产权归属成“导火索”
  唐金麟向记者透露,自己和妻子的感情其实早在2004年就已破裂,并分居两处。导火索正是后来成为双方争夺焦点的“永兴旭芳文化艺术中心幼儿园”。

  唐金麟向记者的描述中称,当时,妻子曹淑芳买幼儿园用地只交了5万元定金,其余的40万是自己向亲朋好友借了32万加上自己的积蓄支付的。

  而在建校过程中,两口子商量向银行贷款30元多万。后来贷款用完了,他筹资20多万资金才把幼儿园建成。

  可后来,妻子曹淑芳背着他卖了幼儿园楼上的房子,并且在未和他商量的情况下,将幼儿园产权登记在女儿名下,让他很恼火。

  唐金麟还一直试图说明的是,在妻子得病后的两年,他一直尽心尽力地照顾妻子。不是因为妻子得了癌症就抛弃她,而是实在无法维持这份夫妻关系。

  “演变”   夫妻间财产矛盾转为父女之争
  但在曹淑芳看来,丈夫唐金麟的说法纯粹是在“说谎”。建幼儿园的费用,是自己10来年办音乐舞蹈学习班积累31万资金和借来的14万买下这一土地,而后将土地抵押到银行贷款建校,总共花费的90多万都是她向私人借款、银行贷款支付的。

  而丈夫不仅没出一分钱,反而因担心自己贷款办校会影响到他的声誉,不断加以阻挠。

  至于将幼儿园房产登记在小结名下,是她与丈夫商量好的,且在房产局办理了产权证。“天下父母都是为儿女考虑,小结是她们夫妻俩唯一的婚生女。加上她自己身患癌症,为了女儿以后生活、工作有保障,产权证赠予给女儿合情、合理、合法。”

  为何要和女儿争幼儿园房产?唐金麟给出这样的解释,幼儿园本来是夫妻共同创建,房屋产权登记须在房屋权属初始登记后,才能办理该房产的转移登记。妻子却背着自己把房产初始登记在女儿名下不合法。

  “其实从幼儿园建校一开始,我就觉得,如果学校建成,家中会起轩然大波。财富对于普通家庭来说是越多越好,但是在我家却绝不是这样。” 采访中,小结说过这样一句话。在这起举报事件中,这个女孩内心所承受的痛苦和煎熬是常人难以想象的。因为在这场房产之争的背后,她所面对的每一方都是血浓于水的亲情。

  而这起事件背后折射的,除了情与法的矛盾冲突,或许更可看出传统亲情观念与金钱利益之间的博弈。

  “割裂”   从 “五好家庭”到支离破碎
  桌上的相框里,只有微笑的小结和她的母亲曹淑芳。 这个位于郴州永兴旭芳文化艺术中心幼儿园5楼的家,除了一架钢琴,再也找不到父亲唐金麟留下的痕迹。

  房屋的客厅里,摆着一块块“五好家庭”、“双文明户”的奖牌。从一个头戴光环的家庭到如今支离破碎,这个家庭背后到底有着怎样的爱恨情仇?

  1985年12月,曹淑芳不顾家人反对与唐金麟走到一起。在曹淑芳那时的记忆里,丈夫老实、肯干。

  婚后2年,女儿小结出生后,生活却慢慢改变, “随着丈夫走上财政局副局长的位置,晚上经常不回家,与家人的关系越来越疏远。”曹淑芳一直默默忍受着这一切,以保全一个完整的家。2004年2月她们还被评为“五好文明家庭”,这个奖杯至今摆在客厅显眼位置。

  直到2008年,这个家庭的平静终于被彻底打破。这一年3月左右,从未专程到学校看过小结的父亲突然找到她,一见面就说:“我要和你妈离婚。”

  “往事”   一家三口的温情记忆已不慎删除
  在与记者的交谈中,小结几次失声痛哭。可以看出在她这一次举报中她内心的痛苦和煎熬。

  在她印象中,父亲一直很严厉。她记忆中最温情的场景,还是一家三口住城关镇时,父亲早上带她到楼顶做早操。她也一直试图跟父亲沟通,但每次父亲不是以“要她跟妈妈说”简单回复,就是以“大人的事,小孩管那么多干吗”呵斥。

  尽管这样,但只要关于她和父亲的东西,她都视若珍宝。

  她还在读初中时,父亲难得带她和妈妈去香港旅游,买了一个DV机。里面记录了一家三口吃饭、游玩的镜头。没想到大四时,她不小心把带子弄错了,这次一家三口唯一的出游记忆被同学不小心洗掉了。虽然她恨父亲,但回来后她伤心得大哭一场。

  记者也曾试图让他们能够坦诚交流,但都以无果而终。小结说起父亲,大都用“唐”或“他”来代替。

  “亲情”   父女各自心里都在担忧对方
  而唐金麟接受记者采访时说,当天他收到了小结的一封信,女儿在信里说“宁要‘要饭’的妈妈,不要当官的爸爸。”这在他看来,是女儿威胁他。

  但其实,父女都在各自心里担忧对方。最让唐金麟忧虑的是,这件事对小结以后恋爱、成家影响很大。在这一刻,他的身份不是财政局副局长,而是一位父亲。他的担心不无道理,记者明显感觉到,小结在与人的交谈中有着强烈的自我保护意识,心灵脆弱而敏感。

  采访中,小结曾几度失声痛哭,她说:“如果不是他(父亲)狠心抛下得癌症的妈妈、争夺我以后救妈妈的房子,无论他怎么做也不会有这一天!”

  一天后,距此不到一公里的永兴财政局,这个一直拍着胸膛向记者保证“只办了不到20桌,单位的礼金当年就退了”的51岁男人,在得知女儿说的这些话后,瞬间泪流,“女儿肯定是受了她妈妈的蛊惑!”

     一场没有赢家的较量
  网络汹涌而至的舆情让她们始料未及。现在,小结、曹淑芳、唐金麟都承受着来自各方难以想象的压力。小结说,她宁愿网上的这一切从来没有发生过。对于这个家来说,或许这是一次三败俱伤的较量。

  但或许也正像小结在接受采访时所说,每个人都要为自己做的事情承担责任。她、母亲、父亲也都不例外。而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,等待永兴县联合调查组公正的结果。

  为争夺房产父女六次对簿公堂 
  因为“旭芳文化艺术中心幼儿园”的产权之争,唐金麟与亲生女儿小结六次对簿公堂,包括两次民事诉讼、四次行政诉讼。一场简单离婚案,演变成一场旷日持久的房产争夺拉锯战。

  小结表示,房产登记在她名下是父母商量决定的,父亲自始至终知道房产登记在她名下,这一点父亲在民事一审时也曾亲口承认,她留有当时的庭审录音。同时可佐证的还有,2006年7月23日,她父母曾将该幼儿园一、二、三层做抵押,抵押人一栏写的名字就是她的名字,且该合同附件也明确记载房产所有权人为她,父亲签字同意。

  在回答为何要和女儿争幼儿园房产时,唐金麟还给出了另外一个让人颇感意外的解释,他说:“有资产才会有尊严,我可以把财产送给女儿,还写过一张纸条给女儿,说房产分割后将他的那一部分赠送给女儿,但前提是女儿必须认我这个父亲。”

小结却说:父亲说过的“写字条一事”并未兑现。而且,直至父母离婚官司开庭,她在法庭外碰到父亲还叫了“爸爸”,何来不认父亲之说?父亲如果真心想把幼儿园房产赠给她,又怎会如此费尽周折与她争夺?   

 

详情请见全球资讯网http://www.allinformation.cn

本文由SEO网络营销中心新闻编辑部采编,文章来自网络,如果涉及到版权,请联系Kefu@guanggao315.com,我们审核后,将及时删除!